[丹麦留学费用]中国留学生从新西兰回国戒毒:下飞机不到2天身

【编译/观察者网】年仅24岁的中国留学生罗杰·陆(Roger Lu音译)在新西兰吸毒成瘾。今年7月,回国戒毒的路上他因为再次吸食过量毒品,下了飞机不到48小时就不治身亡。


[丹麦留学费用]中国留学生从新西兰回国戒毒:下飞机不到2天身

罗杰生前的照片图片来源:Stuff

新西兰当地媒体《stuff》10月12日报道,罗杰的母亲艾米·周(Amy Zhou音译)表示,儿子在新西兰基督城读高中时非常优秀,乐观积极,热爱运动,尤其喜欢打羽毛球。但是后来就像变了个人一样,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,非常懒惰。


[丹麦留学费用]中国留学生从新西兰回国戒毒:下飞机不到2天身

Stuff对罗杰的母亲艾米进行了采访图片来源:Stuff

后来母亲才了解到,罗杰在几年前就和朋友一起开始偷偷吸食大麻,2017年他沾染上了合成毒品,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
吸毒小组聚集吸食

新西兰在《1975毒品滥用法案》中将大麻归为中等危害的C级毒品。其中明确规定,在新西兰持有任何数量的大麻都是违法行为。

但政府对制造和销售大麻的惩罚较为严厉,但对吸食大麻的则比较宽松。政府的这一规定也间接的影响了年轻人对待大麻的态度。


[丹麦留学费用]中国留学生从新西兰回国戒毒:下飞机不到2天身

亡新西兰法律对吸食大麻的定罪标准图片来源网络

罗杰与自己的朋友们经常吸食大麻来寻求快感,越陷越深,沾染上合成毒品后更是无法自拔。

他靠在微信上出售电子音乐获得一些收入,而每周吸食毒品要花费420纽币(约合人民币1911元)。今年3月,他第一次过量吸食合成毒品,导致昏迷。

幸运的是,母亲及时发现了昏厥的罗杰,马上送他到医院抢救,接受了三天的治疗。

这时母亲才发现儿子已经染上了毒品。

她看了罗杰的手机,发现他加入了一个吸毒小组,群里都是这三四个成员到处找寻毒源的信息。成员只要一有钱,就分享毒源信息,买来以后聚在一起吸食,而他手机的通话记录几乎都是与毒贩子之间的交流。

母亲非常愤怒,想让这些毒贩子远离自己的孩子,于是她给对方发信息,要求他们不要向罗杰售卖毒品,没想到自己却因此收到死亡威胁。

尝试戒毒三周无功而返

母亲苦口婆心劝罗杰远离毒品,告诉他毒品对身体的危害。罗杰似乎也感受到了毒品对自己健康的危害,想尝试戒毒。

于是在母亲和当地相关机构的帮助下,罗杰开始戒毒,但是坚持了3周之后,还是以失败告终。

随后他开始复吸,并且改了自己的手机密码以躲避母亲的监督。

罗杰母亲说:“他的毒瘾太重了。我告诉他这样非常危险,他自己也明白吸毒危害很大,但就是毫不在乎,也不想戒毒”。

“我告诫过他,如果不马上戒毒,你会死的。但是他却说,‘妈妈,我想去死’”。

没想到一语成箴。

命丧回国戒毒路

罗杰母亲想要把他送回国与父亲待在一起,让他在亲戚朋友们的监督下去强制戒毒。

回国当天,罗杰去机场的路上磨磨蹭蹭不断浪费时间,他说自己想去厕所,结果在麦当劳的厕所里,又偷偷吸食毒品。到达机场后,在机场的厕所中又一次吸食,最后还把护照漏在家中。

在取护照回来的途中,母亲发现罗杰意识不太清醒,甚至开始颤颤巍巍。

但他还是独自登上了回国的飞机,妈妈没想到这一别竟是永别。

飞机第二天到达广州白云机场,在转机期间,他再次吸食合成毒品。此时罗杰已经开始意识模糊,甚至错过了飞往山东的航班,只能打电话给母亲求助。

尽管父亲为他又买了一张机票,但是他的状况已经严重到无法登机。

随后,他的古怪行为引起了机场执勤警察的注意,对他进行了盘问后,将其送往广州一家医院。

此时,他的人生只剩下48小时了。

因为吸食过量出现严重幻觉,罗杰异常亢奋无法入眠,甚至称自己看到了恶魔,脑袋想要爆炸,激动地不停尖叫。最终,他因眼内血管爆裂而亡。

他的父亲在最后的时刻赶到医院,目睹了儿子生前痛苦的惨状:“他的脸扭曲得已经不像是人了”。

罗杰母亲后悔把儿子一个人送上了飞机,但也于事无补。

她去到儿子生前与朋友聚集的地方,告诉了这些年轻人儿子的死讯,希望他们能回头是岸。

统计报告显示,自2017年6月1日起,新西兰约有45人因吸食合成毒品而死亡。根据新西兰警方的报告,合成大麻在新西兰属于广泛流通、容易购买、价格低廉的毒品,而且也是造成新西兰吸毒的人直接死亡比例最高的致命毒品之一。

上一篇: [乌克兰留学]插班幼儿园服务商妈宝营推出妈宝出行品牌及新
下一篇: [阿联酋留学条件]河南平顶山飞洋留学机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