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德国留学费用]留学中介乱象:一半是“新手”,逾4000家经营异

  留学中介市场乱象起底:一半是“新手”,逾4000家经营异常

  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7日电 (赵佳然)近年来,出国留学愈发变得大众化,而随着留学服务机构资质审批的取消,国内的留学中介机构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。与此同时,行业内法律诉讼量连年上涨,消费者对于留学机构虚假宣传、传达误导信息、未按规定退款等情况的投诉与日俱增。

 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,近年来留学市场更加活跃,产品更加多样化,然而家长和学生也需提高防范意识。消费者在选择留学机构、签订合同的过程中,需对可能出现的高风险违约情况进行严格的违约责任限定,从而降低消费风险。

  留学中介一半为“新手”,4000多家企业经营异常

  2017年以来,留学中介企业数量增长迅猛。天眼查根据经营范围中含“出国留学中介服务”的企业信息统计显示,2016-2018年留学机构总量分别为10306家、15914家及25238家,而截至11月6日总量升至37172家。


[德国留学费用]留学中介乱象:一半是“新手”,逾4000家经营异

  从成立时间来看,37.09%的企业成立时间不足1年,49.9%的企业成立时间为1-5年。也就是说,目前市场上留学机构中几乎一半为5年内成立的新公司。

  新东方发布的《2019中国留学白皮书》中指出,近年来出国留学“大众化”的特点依旧持续。据教育部数据,2018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到66.21万人,相比前一年增长8.83%,全球化浪潮下,出国留学人数仍在持续增长。

  而对于留学的成本与回报之间的关系,消费者的心态也在发生变化。《白皮书》中称,在意向近4成的意向留学人群认为回报必然大于花费;超3成群体不在意回报,只要有所收获就好;只有1/4的群体表示,即使明知道留学后收入不及花费,但依然会选择留学。

  另一方面,由于留学机构数量不断增多,而服务质量参差不齐,使得该行业也成为了法律诉讼“重灾区”。天眼查数据显示,经营范围中含“出国留学中介服务”的企业中,4000余家企业显示经营异常,900余家留学服务机构有过法律诉讼信息。


[德国留学费用]留学中介乱象:一半是“新手”,逾4000家经营异

  此外,留学服务机构的法律诉讼信息数量逐年上升,2018年相关企业法律诉讼量超过1700件;截至10月31日,2019年留学机构法律诉讼量已超过1600件;诉讼总量累计超过12800件。

  虚假宣传、退款难等问题突出

  留学服务机构数量的快速增长,使得留学行业泥沙俱下、鱼龙混杂,捆绑销售、携款跑路等负面事件并不罕见。

  今年年初,有媒体报道称留学机构“太傻留学”身陷经营危机,分公司人去楼空,而部分消费者不仅无法得到中介费用的退还,连自己申请留学的进程都恐将延误。

  而太傻留学所属的北京澄怀科技有限公司,则为A股上市企业华闻集团(更名前为华闻传媒)的子公司之一。天眼查显示,澄怀科技在今年3月曾因登记的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,而在2016年曾因虚假宣传而被工商行政管理局处罚。

  据华闻集团财报,2018年度公司净利亏损49.91亿元,同比下滑1900.98%,出国留学咨询及相关业务营收为2093万元,同比减少 54.83%,主要为澄怀科技业务收入大幅减少所致。同年,公司计提商誉减值19.56亿元。而2019年半年报中,留学业务的营收已为“0”,营业成本为658万元。

  通过查询投诉平台可获悉,消费者对于留学机构投诉的主要问题包括虚假宣传、拒绝退款或延误退款、隐瞒及误导消费者等。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李旻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,消费者遇到留学中介未按事先承诺退费时,可以通过协商或诉讼的方式要求机构履行支付价款的责任,并按照合同约定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。此外,若消费者在留学中介机构遇到中介提供虚假信息,导致自身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时,可以要求该机构进行赔偿,并可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进行投诉、举报。

  “消费者在留学中介机构遇到中介未按合同规定提供服务时,视中介不提供服务的内容及程度是否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,从而主张解除合同;不主张解除合同的,亦可要求机构承担继续履行、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。”李旻补充道。

  业内人士:高收费并不意味高端,选择需谨慎

  对于中介费用、合同期限、退款金额等,中介机构的说法也各有差异。留学机构启德教育某家门店一位工作人员对中新经纬记者称,以法国硕士为例,申请5所学校需缴纳约2万元左右服务费,合同期限为48个月。

上一篇: [瑞士留学费用]西安:“三個經濟”打通絲路新通道
下一篇: [印度留学条件]青岛金吉列留学中介课程安排